让卖家找上门

发布采购单》

和康7400广告位

种橙者褚时健(人物策划)

   日期:2013-05-30 14:07:34     浏览:1796    评论:1    
核心提示:种橙者-褚时健
烟草事业如日天中天,没有给褚时健带来财富,却让他身陷囹圄;出狱后,深居哀牢山中,种橙九载,上世纪烟王于耄耋之年成为亿万富翁。
 从云南玉溪前往嘎酒镇的新公路被一根路障生生拦住,两上月前,下雨导致地基塌方,至今禁止通行,我们汽车不是已选择土路进山,路的一边是山崖,树木葱郁,山下偶尔能看到成片的甘蔗田、零星的香蕉和小块的梯田。在日光下,蓄着水的梯田折射出忽明忽暗的光泽,这是哀牢山脉的一段,上世纪的烟王褚时健这些年就在这大山深处埋首创办属于自己的事业。这次他没有制烟,而是种橙。制烟曾经让褚时健的事业如日中天,但并没有给他来财富;而种橙却让85岁的他成为亿万富翁。
心理不平衡
如果不是1999年的那场世纪审判,这位昔日赫赫有名的中国烟草大王,现在一定是在某处颐养天年,而不会如此高龄还在玉溪市和山中果园间两头牵走。
1979年,10月,褚时健 
出任玉溪卷烟厂厂长,此后18年间,褚时健 
带领团队将这个陷入亏损的小烟厂打造成亚洲最大的烟厂,为国家创造利税务991亿元,在他得意的时候,求他写条子批烟的人络绎不绝,在退休前,由于经济问题褚时健 
锒铛入狱,并在1999年被叛无期徒刑。那时他已经71岁,此前,他的妻子和儿女也被警方控制调查,女儿在扣押期间自杀。彼时,作为云南红塔集团的一把手,褚时健 
的工资水平仅相当于一个普通工人的工资,18年的工资收入总共不过60多万元,富庙里穷方身陷囹圄,在当是成为一件让人瞩目的大事,讥讽者有之,叹息都有之,而为之抱不平者亦不乏其人。后来褚时健因获减刊为17年,又罹患糖尿病,于2002年得以保外就医,从此在哀牢山种橙至今。
在山中转了一个多小时,我们终于到了嘎酒镇。这是一个以傣族为主要居民的小镇,一条小河将小镇剖也两半,由于是科天,一节一节阶梯状的河床裸露出来,当地人对桥上的我们说,这不是河,在雨季,山洪暴发的时候,用来泄用的,如果没有这个,腰街早就被泥石流冲走了,山里的农民遇到泥石流就比较麻烦,有的连房舍都被毁掉了,不过,带着一双手跑到山里种橙子,日子变得好过了。
是给褚时健种橙子吗我们问,当地人点点头,褚时健供住的地方。
在山里走了近半小时,车终于驶入一个布满橙树的山头,空气中飘着淡淡肥料的臭味,经过一座厂房建筑后,车停在一幢黄色的二层小楼前,这是褚时健的家,也是他在山中办公场所。门前蹲着两尊古狮,几只公鸡在石狮脚下走来走去。
身着米灰色的套头衫、外面罩一件黑色马甲的褚时健缓缓走向我们,笑着和大家一一握手,然后招呼我们呼橙子。褚橙的确口感非凡,我们一行人都认为自己吃过最好的橙子,一张矮桌,四条长凳,褚时健坐在桌边。吸着玉溪烟,操着浓重的玉溪方言,一开口便说:我们的橙子分成三个等级,特级品10块钱一公斤,市场上卖10多块一年,供不应求。
我们问当初为什么想起来承包果园呢?褚时健低下头,想了想说,心里不平衡,现在的国企老总一年收入几百万,上千万,我也不想晚年过得太穷困。另外我70多岁出狱,总得找点事做,让生活充实点。这句话,在一个小时后他又重复一遍,说话时,褚时健的脸上挂着一丝淡淡的微笑,眼睛则少有笑意。这丝微笑,就那样不深不地挂着,像是却波之后面对外界的某种展示。
指着桌上的橙子,褚时健有些得意,跟我们历数起这些年如何一年解决一个问题,改良士壤结构,发明了独特的混合农家肥,解决了灌溉、病虫害、口感等问题,市场反映,褚橙的口感已经不在美国进口的新奇士之下,甚至比口感略酸的进口橙更迎合中国的人口味。今天他要让橙子的色泽更鲜艳、手感更平滑。9年辛劳,2400亩从湖南引入的普通橙树在哀牢山中脱胎换骨。
我说,这是微笑曲线的一端研发,褚时健点头表示同意,另一端是市场吧,那个不用操心,把品质做好最重要,市场会求着你的。刚种橙子时候,不懂技术,出了很多问题,像第一个收获期,那么多树才收了14吨,那倒是让我睡不着觉。褚时健做香烟的时候,技术也是零基础,从头摸索,跟技术员反复讨论,一点一点解决问题,种橙子亦如是,单肥料的配比就反复试验无数次。
失败倒没有想过
你怎么知道会有今天这样的结果,能促出这样的橙子?你想过失败吗?问这句话的时候,我们脑子里闪过一件事;褚时健年轻时候,在边纵打过8年游击,在一次战斗中,由于敌人火力过猛,上面命令撤退。褚时健不听,孤身一人在战场上寻觅一个多小时,找到了他二哥阵亡后的遗体。
这个问题让褚时健很自然地联想到当年做烟的经功,他语速缓慢:失败倒没有想过,像我当时在烟厂的时候,我向省里提出贷款2300万美元,引进世界最先时宜的卷烟生产设备。有人说如果效益不好,还不上钱,说不定就要去坐牢了,那时,昆明卷烟厂对这个项目也有兴趣,但后来却不敢了,我想,香烟的品质和效率提高了,一年就能还上钱。后来项目的发展就是这样的,我对风险也是有评估的。
从烟盒里抽出一支烟点上,褚时健的话题又回到橙子:农民太弱小,他们是无力承担风险的,现在园子里的两口之家,他们只要出两手,房子、肥料、树苗都是我出,按照公司的要求做,一年收入差不多6万左右,他们还可以自己养上几十只土鸡,几头猪。以前他们的年收入也就几千块钱,现在日子好过了,孩子上大学,学费也得掏得出。技术员年薪10多万,不比公务员差。
褚时健抽烟频率很高,很半小时就抽掉4支,不过每次都不抽完就掐灭了,他灭了烟又说:农业其实也不好管理,他们才管你是不是褚时健。比如说,要想橙子品质高,必须先前就摘除一部分果实,农民舍不得,树长大了,空间不够,相互争夺阳光和养料,必须砍掉三分之一的树,农村也舍不得。不过,我们收果实有严格的质量标准,按照公司要求做的,收入明显提高,其他人也就跟着学了,以前做烟的时候,也是这样的,我们从烟田抓起,经农业种子、化肥,指导农民怎样种出一流的烟叶,高价购买烟叶,没有世界一流的烟叶,就做不出品质一流的香烟。
搞人际关系,我不行
褚时健做企业的最早经历是在文革时期,他曾经担任过嘎酒糖厂的厂长。谈起历史,褚时健脸上笔纹深了一些,像在说一个笑话:我这个厂长是戴罪之身,摘帽右派,打个比方,右派帽子挂墙上,检查的人来了,就给我戴上,批斗我了,就戴着帽子走个过场。厂里有两路造反派互相打,他们都不舍得往死里整我。整个云南的糖厂都亏损,我那个镇办小厂一年盈利 30多万呢,别的厂100斤甘蔗榨9斤糖。我们能榨12斤。我们还把别人榨过的废料,要过琮再榨一次,尽管设备简陋,品质在当时还算好的,像蜡一样。
面对为何成为右派这个问题,褚时健凝想了片刻,点上一友烟,悠悠地说:“1955年,我27岁时担任玉溪地区征署人事科科长。我的上级常常暗示我替他做点违反原则、对个人有利的事,我听不懂。他说小褚你不懂事,反右的时候,我负责给一部分人定性,那时候反右是有指标的,我想不通,那结熟悉的人怎么可能是右派?指标越来越高,我工作越来越差,对右派手软的人肯定是右派,就去农场改造了。很多县级干部和我关在一起,他们想不开,整天唉声叹气的,我说有什么呀,这一年,我30岁。
在农村的日子,尽管全家生计艰难,和坐机关相比,褚时健反而觉得了很多,他说:我是个不爱求人的人,搞人际关系,我不行,觉得心烦。”1979年,褚时健在嘎酒镇上看到了十一届三中全会的文件,他心想:一切该结束了,我是搞经济、搞技术的,我们这些人又有用武之地了。
搞技术的褚时健其实很懂得分甘同苦的道理,这个词本意是同甘共苦,做另一番解释也别有意味。他率先在玉溪烟厂工人中实行计件工资,有赏有罚,极大提高了效率,工人的工资有时甚至超过管理层,并曾经发生过多次工人翻墙进厂加班的事情,分配与激励是褚时健管理企业的一大利器,做烟种橙都起到了很好的效果。在种烟最红火的时候,作为烟厂的厂长,他觉得自己和其它高管也应该激励一下。他的这次率先尝试却把自己推向了一个巨大的漩涡,深陷铁窗,家破人亡。
经历了那么多事后,你如何看待朋友?听了这话,褚时健猛吸了一口气说:
我在牢里的时候,心想我70多岩浆了,以后能不能活着出去,出去以后又靠什么生活?后来,我弟弟来看我,带了他种的橙子,我吃了一口,心想,味道还可以啊,要是能出去就种橙子吧,后来,得了病,身体状况很差,再不出去看病,估计就死在里面了,出来后,就想找点事做,消磨时光,处理我的案子旱,他们给我留了120万块钱,听说我要种橙子,几个有钱的朋友每人借给我几百万,加起来一共1000来万,他们说,就是给你玩玩,列没了也没关系,反正我们也用不着,到2009年,这些债务都还清了,还钱的时候,他们又不肯要利息。
我不上市
2011年,褚时健的果园利润起过3000万元,固定资产超过8000万元,不过这些年的盈利,不是用于还债,就是变成水利建设等固定资产投入,最近褚时健又租了400亩山地,树刚种下,挂果还需要几年。
国内一家很有实力的投资公司专程托人问褚时健对上市有无兴趣,这家公司看好褚时健橙子的口碑和盈利能力,有意运作褚橙登陆资本市场。褚时健听了,连连摆手,没这个心肠跟他们玩。再说,投资公司都要在上市后拿起股民一笔钱的,我85岁了,管不了几年,果园以后是要交给我孙子和她太夫的。说实话,他们管理销售还行,但没掌握种植技术,上市,我倒是拿钱,但亏了股民。我怕别人背后指指戳戳
褚时健随即和我们讨论起股市:你们觉得中国股市正常吗?一只做酒的股票从两块钱坐飞机一样地涨到90多块。”“随便后,他做了一个坠落的手势,接着说:央企不是很赚钱吗?它们给股民分过红吗他用很慢的语速笑着说我不上市
2002年保外就医到现在快10年了,中国的商业环境发生了很大变化,比如互联风公司现在发展很快,你在山中是否留意过?问题很长,回答很短,他说:我玩不了概念。
后记
以前,褚时健管理烟厂的时候,想到烟厂上班的人挤破头,现在他管理果园,想在果园干活的人也挤破头。在管理烟厂的时候,褚时健采用了和烟农互利的办法,为了让烟农种出优质烟叶,他采用由烟厂投资,直接到烟田去建立优质烟叶基地的办法,并且把进口优质肥料以很低的价格卖给烟农。当时烟农有好多都富有,与烟农
双赢的烟厂,原料一天比一天好,竟争力一天比一天强,厂子最后变成了印钞工厂。而在果园,褚时健给每棵树都定了标准,产量上他定个数,说收多少果子就收多少,因为果子长太多会影响质量,所以多出来的果子他不收。这样一来,果农一见到较差的果子就主动摘掉,从不以次充好。
他还制定了激励机制:一个果农只要承担的任务完成,就能领导到4000元工资,质量达标,再领4000元,年终奖金两千多元,一个农民一年能领到一万多元,比到外面打工挣的还多。


 
打赏
 
更多>同类资讯
0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云商通计划,助力您企业网络营销

特别提示:云南鑫燎三农网产品供求信息由买卖双方自行提供,其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 性由发布商家负责,请意识到互联网交易中的风险是客观存在的。请优先推荐使用具有“ 已核实”标识的VIP商家信息,或选择云南鑫燎三农网官方担保交易,保障您的安全交易 ,为你的网络交易安全保驾护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