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 专题首页
 
苗木
 
专题介绍

 一棵榕树500年,上栖鹭鸶千只,单凭这点,喜洲就够牛了。我骑着自行车散过,铺张纸坐戏台下看白鹭上青天。白鹭羽长尾短颈长,飞起来白羽丝丝,很是飘逸,它们衔枝飞到榕树里做窝,来来回回,偶尔隐到树中休息。古榕旁是苍逸图书馆,也是陈香梅题字的大理中美文化交流所。这一地仙风道骨,宛如仙界,树下、庭中都是闲人。

  喜墨园外一片麦田,刚刚被收割,坐在麦田边,温暖,它们在黑夜也同样会亮着金色的光芒,永不熄灭。守着这一片麦香,燕子才是主人,在麦茬里睡觉。喜墨园的主人说,人都会遇到两难和未知,他打理了一年的小庭院挂满了书画,那一丛挂在葡萄架上的梅正好,火焰般地烧着,给雨后的清冷抹了暖色调。主人在书房兼画室与客人聊天,他说他的画是简、朴、趣。我想,这是他定居喜洲的缘故吧,这里古风古韵、民风淳朴,有人味、情味、境味,心至此,人当然可以返璞归真。

  喜墨园外见一宅,书:暄光不到寒门来,春径尚流余雪在。横批,典型宛在。苍逸图书馆见一联:书味最长细思量,砚田勤种勿抛荒。刚刚看雨,对一联:雨落麦田燕回巢,人寂喜洲洗尘劳。

  小杨在外打工多年,因为要带小孩才回到喜洲。老杨说有人出了一千万买他家的院子,他说,我们有这个院子,可以住,可以靠着它吃饭。我们喜洲是有文化的地方,外地人要来做乱七八糟的事情,我们是不干的。离开的那天,请大妈煮了饵丝给我吃,我提了一个小小的建议,门后加上插销。老杨一听立即对小杨说,你看,这就是细节。小杨不好意思的一笑。我说,我们是外地人,住下来,首先考虑的是安全,一个插销能给我安全感。老杨点头说,是的,我们不能只从我们的角度考虑问题。问起这座大院的造价,他们笑而不答。知而不言是教养,小而薄则喜露,什么都拿来显摆。这里家家户户都是南诏遗民,千年的历史积淀让他们骨子里有一份别人追求不来的大气。大气淡然是积养而来的,否则,在熙熙攘攘的名利前,他们早就缴械投降了。一个在田边过路的老大娘告诉我,这里的地租种,种有大片的大蒜和包谷等等。她沟壑纵横的脸上,写着一个喜字和一个静字,她的头上挂着背篼绳,我路过,她看着对我点头微笑。卖喜洲粑粑的大哥麻利地从屋里拿一个小纸箱给我码上十个粑粑,用封口胶迅速封上留下提处,我说,谢谢,很周到,他严肃的脸上隐隐露一个笑容。

  如果能从万事万物的联系中脱身而出,骑在车上闲逛的我脑子萦着这句话,这里是不二的选择。这本乡本土的味道,上接千年下接万年,人气地气底气,喜洲静好。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中国互联网协会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中国网络行业协会 中国网络行业协会 中国农业网站诚信联盟